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老药新用,二甲双胍有多少不能说的秘密

老药新用,二甲双胍有多少不能说的秘密
作者 干细胞者说
 
 
近日医谷发布的《世界首例抗衰老药二甲双胍将临床试验 活到120岁成为希望》的文章在业内引起广发关注,其实二甲双胍作为一个老药,就如阿司匹林一样,总会给我们带来意外的惊喜,除在治疗2型糖尿病中的卓越地位外,其适应症也随着各种研究的不断开展而延伸…
 
二甲双胍治疗可导致胰腺癌干细胞死亡
 
临床前期的试验结果显示,低剂量的抗糖尿病药物二甲双胍或可有效地消灭肿瘤干细胞,它们是被视为肿瘤启动原因的一群细胞,因为它们对标准化疗有抵抗力,因此也是肿瘤复发的原因。
 
另外,根据ChristopherHeeschen博士在美国癌症研究学会的胰腺癌进展与挑战会议(2012618日至2012621日于内华达州太浩湖举办)公布的资料显示,当二甲双胍和标准化疗联合用于胰腺癌治疗时,这种联合治疗方案能够有效地清除肿瘤干细胞和形成癌肿体积的已分化癌细胞。Heeschen是西班牙马德里的国家癌症研究中心实验医学教授。
 
Heeschen所说,过去15年间实施的大部分胰腺癌临床试验未能明显的改善中位生存期,这表明多种原因使得选择的方法并不充足。近年来,研究人员确定了癌症干细胞,它们有别于组成肿瘤大部分体积的癌细胞,是对常规疗法有抵抗力的一小部分细胞亚群。他说,“有效地以这些细胞为靶向目标将对胰腺癌患者获得更高治愈率至关重要。现在,我们新出现的资料表明,可被糖尿病治疗广泛使用且耐受性良好的药物二甲双胍,能够有效地消灭这些细胞。”
 
特别要说是,研究人员发现,二甲双胍预治疗的肿瘤干细胞对通过AMPK活化而改变的代谢活动尤其敏感。事实上,二甲双胍治疗引起肿瘤干细胞的死亡。相比之下,已分化癌细胞的二甲双胍治疗只是阻止细胞的生长。Heeschen 说,“因为肿瘤干细胞象征着胰腺癌的根基,所有通过二甲双胍重编新陈代谢联合已分化细胞的增殖停止将肿瘤干细胞清除,应当可引起肿瘤的衰退和长期的无进展生存期。”
 
在他们利用二甲双胍和吉西他滨联合(胰腺癌的标准化疗方案)治疗移植多种患者源性肿瘤的免疫系统受损大鼠时,研究人员获得的数据支持以上的观点。他们发现,与单独使用任一药物治疗相比较,这种治疗方案可降低肿瘤负担,并可预防肿瘤复发。
 
Heeschen说,“有趣的是,在到目前为止所有的二甲双胍治疗的肿瘤中,疾病的复发已被有效地预防,并且未无出现明显的副作用。”他相信,胰腺癌的二甲双胍测试已为进行临床试验做好了准备。目前,胰腺研究团队正等待测试二甲双胍作为晚期胰腺癌患者维持治疗的研究的结果。虽然研究的理论根据是基于回顾性的资料,但是Heeschen说,考虑到这些新的结果,他希望这个治疗策略将极为有效。他说,“待获得这项研究的结果,今后很重要的研究方面是调查是否所有患者对二甲双胍有反应,或者由于明显的基因变异,一些患者是否可能对代谢重编无反应。”
 
AACR:二甲双胍联合常用抗肿瘤药物可增强BRAF突变黑色素瘤反应
 
费城讯——根据发表在美国肿瘤研究委员会的杂志cancer discovery上的一篇文章的结果,联合应用二甲双胍(一种常用的降糖药)和血管内皮细胞生长因子AVEGF-A)抑制剂与单用VEGF-A抑制剂相比,对有BRAF突变的黑色素瘤细胞生长的抑制作用增加。“我们的结果是令人振奋的,联合应用二甲双胍和VEGF-A抑制剂在抑制肿瘤生长方面比单用任何一种药物更有效”,医学博士Richard Marais说,他刚刚被任命为肿瘤分子学教授和英国曼切斯特Paterson肿瘤研究中心主任。
 
尽管近期的研究表明二甲双胍可能具有抗肿瘤活性,一些研究也开始评估二甲双胍是如何影响黑色素瘤(侵润性最强的皮肤肿瘤)生长的。为了确定这种联系,Marais研究团队在位于伦敦的肿瘤研究中心检测了二甲双胍对一系列从病人身上分离出来的黑色素瘤细胞的影响,尤其是那些有BRAFNRAS基因突变的细胞,这也是黑色素瘤最常见的突变。
 
首先,他们检测二甲双胍对有NRASBRAF基因突变黑色素瘤细胞生长的影响。Marais说:“在培养基中,二甲双胍对有BRAF突变的黑色素瘤细胞生长只有轻微的抑制作用,因为BRAF能够激活一种叫RSK的蛋白,他可以促进二甲双胍抵抗”。然后,研究者把BRAF突变黑色素瘤细胞接种到小鼠身上。在这一步,他们发现二甲双胍可导致BRAF突变细胞分泌VEGF-A增加,VEGF-A是一种能够促进血管生成及肿瘤生长的小分子物质。这个发现促使研究者们用动物模型检测二甲双胍联合常用的VEGF-A抑制剂的作用效果。
 
单用二甲双胍时肿瘤的生长增加了两倍,当与阿西替尼联合应用时肿瘤生长被抑制了45%,与贝伐单抗联合应用时肿瘤生长被抑制了64%,而单用贝伐单抗时只抑制了34%。根据这个结果,如果有BRAF基因突变的黑色素瘤患者需要使用二甲双胍时要谨慎,它有可能导致病情恶化,更重要的是二甲双胍/VEGF-A抑制剂联合应用的效果在临床上我们是可以检测的到。将来Narais和同事们计划研究这种联合疗法抑制肿瘤生长的作用机制。Marais说:“我们希望能进行一项二甲双胍联合VEGF-A抑制剂联合治疗有BRAF基因突变的黑色素瘤的临床试验,希望这个方案可以成为饱受黑色素瘤病痛患者的一个有效选择”。
 
此外,增龄还是合并症存在的重要危险因素。在盖尔(Gale)等发表的二甲双胍可降低肿瘤患病率的研究中,除发现二甲双胍使用者较年轻(59岁对64.4~70岁)之外,其病程也较短(1.5年对1.9~6.2年),且基线肿瘤合并率较低(4.4%5.5%~7.6%)。
 
由此可见,若考虑到增龄相关风险,再进一步剔除病程风险及合并症风险,二甲双胍对于肿瘤发生及其死亡的防治作用能否继续存在?恐怕没有人能轻易给予肯定答复。
 
马里兰大学研究者发现二甲双胍可治疗肝癌
 
每日医学(2012-03-31-根据美国癌症研究协会的癌症防治研究杂志出版的一项研究显示:
 
二甲双胍,一种应用广泛、耐受性好的应用于糖尿病患者的药物可能防治肝癌。马里兰大学的医药学院的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专业的助理教授,Geoffrey Gimun博士发起了关于二甲双胍防治肝癌的研究,该研究是一项具有远期效果的项目。然而这是第一个评估肝癌的研究。
 
Gimun说:“因为二甲双胍的许多疗效产生于肝脏,所以令我们感到惊讶的是当我们查阅该领域的文献时,除了一些流行病学的回顾性研究外,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二甲双胍防治肝癌的疗效。”他和他的同事们用化学方法在小鼠身上产生肝脏肿瘤。应用二甲双胍组的小鼠显示最低的肿瘤活性,而对照组的小鼠的肿瘤生长迅速。
 
Giumn团队还发现,二甲双胍还可以通过抑制肝脏的脂肪合成来防治肝癌,而肝脏的脂肪合成是众所周知的促进肝癌发生的一个环节。糖尿病患者、肥胖人群、肝炎患者、或者是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是肝癌的高发人群。上述的疾病都与异常的脂肪合成有关。根据Giumn的研究,糖尿病患者因他们自身的原因已经应用二甲双胍,二甲双胍预防肝癌的作用机制也可能对肝癌高危人群的其他疾病患者起作用。他说“所以我们在探究可能受益的靶向人群”。Giumn当前正在计划一项临床实验,是决定关于从小鼠身上观察到的化学预防结果能否能对肝癌高危人群有效。
 
二甲双胍可能抑制口腔癌发展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牙科、头面部研究中心口腔及咽部肿瘤主任J. Silvio Gutkind博士和他的同事诱导了实验小鼠的口腔癌前病变进而研究了二甲双胍对口腔肿瘤进展的抑制作用。
 
Gutkind和他的同事发现,由致癌物诱导发生口腔肿瘤的小鼠服用二甲双胍后,肿瘤的大小和数目减少,并且鳞癌的进展降低70-90%。该临床前实验很好的证实了二甲双胍预防口腔肿瘤的作用。
 
mTORC1(哺乳动物拉帕霉素靶向复合体1),该分子可以导致口腔肿瘤。二甲双胍能够通过抑制口腔癌前病变基底层细胞的mTORC1功能,阻止它们自然发展成头颈部鳞癌。
 
二甲双胍是2型糖尿病患者最常用的降糖药。科学家们已经发现服用二甲双胍的患者某些部位的肿瘤患病率有下降趋势。
 
《糖尿病护理》:二甲双胍降低糖尿病人肠癌风险
 
上海交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张志将博士等完成的2型糖尿病患者服用二甲双胍可有效降低罹患肠癌风险”论文,日前发表在10月号国际糖尿病领域的权威期刊《糖尿病护理》(Diabetes Care)期刊上。
 
既往研究表明,糖尿病患者罹患肿瘤的风险比普通人高1.2~2.5倍。同时,糖尿病患者承受重大手术的能力欠缺,也较难承受化疗过程,预后通常比非糖尿病的肿瘤患者差,因此在控制血糖水平的同时,降低肿瘤风险也一直是提高糖尿病患者生活质量的重要研究课题。
 
张志将等采用荟萃分析的方法,综合分析了世界各地2型糖尿病病人资料共108161份,发现服用二甲双胍的2型糖尿病患者罹患肠癌的风险显着低于未服用该药的患者。
 
据介绍,二甲双胍是治疗2型糖尿病患者的一线药物,已有近百年的应用历史。
 
张志将说,在我国由于部分糖尿病病人发现诊断较晚或因病程迁延,二甲双胍往往被其他降糖效果更明显的口服药物或胰岛素替代。该研究还需要更多严格设计的研究加以验证。如果二甲双胍能有效降低肠癌的风险,那就意味着绝大部分的糖尿病患者如果没有严重的不适应证,都应该联合服用二甲双胍
 
最新研究表明二甲双胍可以预防心脏病
 
每日科学(2012325日)---瑞典哥德堡大学Sahlgrenska学院一项最新研究显示,广泛使用的糖尿病治疗药物二甲双胍对心脏具有保护作用。
 
哥德堡大学Sahlgrenska学院研究人员在前期的大鼠实验中,表明普遍使用的糖尿病治疗药物二甲双胍也具有心脏保护作用。
 
该项研究由Sahlgrenska学院研究研究人员与来自那不勒斯的研究小组共同合作完成,研究论文发表在杂志《Diabetes》上。研究显示二甲双胍能够增加心脏泵血功能、改善能量平衡、减少脂肪蓄积、抑制细胞凋亡从而减少心肌细胞丢失。
 
长期疗效实验中,二甲双胍治疗组与另一种糖尿病药物治疗组进行比较,而这种糖尿病药物对心脏没有保护作用。
 
瑞典地区研究小组负责人Sahlgrenska学院的Jorgen Isgaard博士说:“实验中动物给予二甲双胍治疗1年,因此能够维持长期疗效。”
 
在病人中进行的新研究已证明心脏疾病患者使用糖尿病药物具有多种副作用,例如,最近的由于心脏方面的副作用停药的情况。使用二甲双胍偶尔也可见副作用发生,但是主要在肾衰患者身上。
 
Isgaard 说:“尽管我们的研究结果为糖尿病治疗药物二甲双胍治疗心脏疾病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我们希望在后续的实验中能够在实际患者中进行研究。”
 
研究论文《二甲双胍预防自发性高血压胰岛素抵抗大鼠模型慢性心力衰竭的发生》222日发表在杂志《Diabetes》。
 
二甲双胍初始治疗更利于降低老年糖尿病患者心血管风险
 
圣地亚哥(EGMN)–625日美国糖尿病学会(ADA)科学年会上公布的一项回顾性研究显示,将磺脲类药物作为初始治疗的老年糖尿病患者2年内发生心血管疾病(CVD)的风险比初始采用二甲双胍治疗者增加33%。并且磺脲类药物治疗者的CVD发生较早。
 
在该研究中,Ying Qui博士等人回顾了2003~2007年间通用电气医疗集团中心电子医疗记录数据库中接受磺脲类或二甲双胍作为初始糖尿病治疗、持续治疗至少90 d、处方前一年无心血管事件记录的患者资料,共涉及8,656例年龄365岁的老年人,平均年龄为49岁,其中48%为男性,每个治疗组中均有4,328例患者纳入分析。
 
通过倾向性分析校正可能影响处方选择的因素后,研究者发现,在其后2年中磺脲类组和二甲双胍组发生CVD事件的几率分别为14.8%11.6%(风险率为1.33P<0.001)。具体而言,磺脲类组发生缺血性心脏病(7.1% vs. 5.3%)和心力衰竭(3.4% vs. 1.9%)的发生率显着高于二甲双胍组。两组心肌梗死、卒中、短暂性缺血发作和外周动脉疾病的发生率无显着差异。对包含6,096例患者的队列随访3年,磺脲类组CVD事件风险仍较高,风险率为1.20。磺脲类组至首次发生CVD事件的时间显着短于二甲双胍组,2年时的风险率为1.223年时为1.17。此外,男性和高龄也与CVD事件风险增高相关。
 
研究者总结认为,与磺脲类药物相比,二甲双胍作为老年糖尿病患者的初始用药可降低CVD事件风险。
 
降糖药二甲双胍可抑制心肌肥厚
 
早在中世纪欧洲,人们发现一种名叫法国丁香的植物可以缓解伴有尿多症状的疾病——即糖尿病。后来,人们从中提取出有效成分,将其命名为二甲双胍。近日,科研人员发现这种传统降糖药还可用来抑制压力负荷引起的心肌肥厚,并且揭示出其作用机理,从而为其古药新用提供了科学依据。
 
该研究由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张幼怡教授发起,成果发表在20117月的《中国药理学报》上。
 
二甲双胍除了能够降低血糖,改善胰岛素抵抗之外,还具有心血管保护作用。但是对于其作用机制,以及能否用于治疗非糖尿病引起的心血管疾病,却尚未给出答案。
 
“我们在对非糖尿病小鼠长期给予二甲双胍干预后发现,其心肌肥厚程度明显得到抑制,且不会引起血压变化。”张幼怡说,“这说明二甲双胍抑制心肌肥厚的作用是直接的,而并非是通过降低血压来实现。”
 
二甲双胍可减少糖尿病及帕金森氏症的风险
 
每日科学(2012416日)——一项长达12年的基于台湾人群队列的重要研究显示,糖尿病会增加2倍以上患帕金森氏症的风险,而且磺脲类药物(通常用于治疗糖尿病)的使用会进一步增加57%的风险。这项研究也发现,二甲双胍用于治疗不会增加患帕金森氏症的风险。
 
二甲双胍,发现于法兰西丁香,Galega officinalis”,它最初是用于传统欧洲医学,在上世纪50年代,法国和英国将其引进用作糖尿病的治疗。它有较长且相对安全的记录,而且没有专利保护,所以相对便宜。
 
Mark Wahlqvist教授(本研究的作者)评论道:“这项研究激动人心的一方面是,二甲双胍似乎可以保护大脑免受神经退化,减少帕金森氏症的风险。这意味着,它也可以考虑作为痴呆症预防的相关疗法。”
 
为了弄清二甲双胍的作用机制,我们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完成。细胞中(包括大脑)能量代谢的调节很可能发生了重新设定。饮食和运动可以带来相似的益处,也是因为它们不仅为全身,也为大脑中的组织和细胞建立了健康的能量调节方式。
 
二甲双胍似乎为现代社会的主要疾病带来了新的审视视角,也为我们如何减轻这些疾病渐增的负担提供了新的途径。不像其他糖尿病的治疗手段,二甲双胍能够减少心血管疾病的死亡率和几种癌症的发生,包括大肠、肝脏和胰脏的癌症。
 
Cell Stem Cell:二甲双胍或对神经系统损伤具治疗作用
 
研究者报告说,被广泛使用的糖尿病药物二甲双胍可能也会对神经系统损伤具有治疗作用。根据就职于多伦多儿童医院的Freda Miller博士及同事的观点,他们通过一系列体外培养细胞实验及动物实验发现,这种药物可促进新神经元生长。
 
Miller博士和同事们于7月在发表在Cell StemCell杂志第6期上的一篇文章里,描述了在一项经典的行为测试中,二甲双胍处理的小鼠形成新的记忆比对照组小鼠快。他们总结道,这说明二甲双胍或与之类似的物质,可能会在一些疾病,如缺血性卒中、阿尔茨海默病中,作为“中枢神经治疗的候选药物”。他们提及,利用干细胞来产生新的神经元是一种非常吸引人的治疗方法,但是利用生长因子或者小分子的方法却远远未获成功。
 
Miller博士和同事们在此之前已经发现,一种叫做CREB结合蛋白的分子,或称为CBP在胚胎神经前体细胞的最佳发育过程中必须存在。另外,他们发现,CBP需要被另一种分子,即非典型蛋白激酶CaPKC)激活才能完成此任务。他们注意到,在肝细胞中,aPKC-CBP通路是AMP激酶通路的下游事件。而二甲双胍可激活AMP激酶,从而开启此通路。Miller博士和同事们提出假说:二甲双胍可能会激活神经干细胞中的aPKC-CBP通路,从而导致新神经元产生。
 
他们在一些列体外培养实验中发现,二甲双胍处理的确可以促进神经元发生——而且在小鼠或人神经肝细胞中都可以。比如说,在一项小鼠实验中,与对照组相比,二甲双胍导致干细胞产生的新神经元数量几乎翻倍,进行统计分析后,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P<0.05)。<><0.05)。
 
Miller博士和同事们报告说,在活体小鼠实验中,进行为期12天的二甲双胍治疗,导致海马(与产生新记忆密切相关的一个脑内区域)中新神经元数量出现增加。与对照组相比,新神经元增加量达到了大约30%。这一过程需要有正常水平的CBP。而在一些仅有此蛋白一个基因的动物中,二甲双胍没有作用。
 
在一项关键的实验里,研究者迫使小鼠学习一个藏在水迷宫底下的平台的位置,并迅速学习一个新的位置。研究者给小鼠注射了200mg/kg的二甲双胍或生理盐水,共持续38天。在第22天到第38天时,他们将平台放到水迷宫下作为逃避场所,并让这些小鼠开始学习平台的位置。然后,研究者将平台放到迷宫中相反的象限,并要求动物们学习其位置。在这两项任务中,小鼠对不同位置的平台的学习速度是一样的。
 
但是当他们重新放置了迷宫——这次他们拿掉平台——对照组小鼠花了更多的时间在原来的象限对平台进行搜索,而二甲双胍组小鼠却优先到新位置进行搜索(P值分别为0.050.04)。两组动物都花了同样的时间到另外两个从未放置过平台的象限去搜索。
 
Miller博士和同事们认为,这说明二甲双胍有助于小鼠形成对第二个位置的新记忆。经统计分析,发现他们这一能力的提高水平与新生的成熟齿状回神经元数量增加水平平行。
 
为了验证这一关联,研究者们进行了重复实验。但这次,二甲双胍处理组小鼠同时也接受了另一种药物,它可选择性杀死分裂积极的细胞,如神经前体细胞。他们报告说,这种联合用药阻断了二甲双胍对记忆的作用,并减少了新生神经元的数量。
 
这项研究受到加拿大卫生研究院、McEwen再生医学中心、加拿大干细胞网及Three to Be基金会的资助。作者们未报告存在任何潜在冲突。
 
二甲双胍可预防或延迟多囊卵巢综合症
 
Medscape报道,据61日在线发表在《Journalof Clinical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的一项随机标签公开研究的结果,二甲双胍或可预防或延缓青春期多囊卵巢综合征(PCOS)的发展。
 
西班牙巴塞罗那大学儿科教授、主要作者Lourdes Ibáez博士在新闻发布会上说,PCOS多发于青春期,表现为月经周期不规律、痤疮或体毛过多。但我们认为,PCOS进展的关键时期可能为有过量脂肪储存的童年和青春期。体重增加过多超过了卵巢对胰岛素的反应性,可引起停止排卵并开始释放雄性激素,从而导致PCOS
 
这项研究的目标是比较早期与晚期二甲双胍治疗用于预防高风险女孩患青春期PCOS的疗效,这些女孩有低(正常)出生体重(LBW)和早熟阴毛初现的表现(PP)。
 
在一所大学医院,38LBW-PP女孩从8岁随访至15岁,被随机分配接受早期二甲双胍治疗(研究时间,14年;年龄,8-12岁)或晚期二甲双胍治疗(研究时间,6年;年龄,13-14岁)。在为期7年的研究结束后评价研究终点,这时所有的研究参与者均已经停止治疗1年或以上。这些指标包括在卵泡期检测身高、体重、多毛评分、月经周期、空腹内分泌代谢筛查;通过吸光分析测量C -反应蛋白、身体成份;通过磁共振成像确定腹部脂肪分区;影像超声检测卵巢形态;根据国立卫生研究院和雄激素过多学会PCOS的定义确诊。
 
研究的保留率为100%。被随机分配接受接受早期二甲双胍治疗的女孩较被分配接受晚期二甲双胍治疗的女孩15岁时身高高4cm,她们较少有促炎症反应和因内脏脂肪和肝脏脂肪减少引起的向心性肥胖。晚期治疗女孩有多毛症、雄激素过多、月经稀发和PCOS为早期治疗女孩的2倍至8倍。在8岁至10岁时,腹部肥胖是15岁时患和没患PCOS女孩首个不同的变量。
 
研究作者写道,对于LBW-PP女孩,研究发现早期二甲双胍治疗可较晚期二甲双胍更有效的防止或延缓多毛症、雄激素过多、经稀发和PCOS。对于青春期PCOS的进展,童年晚期和青春期早期时间窗较初潮以后的最初几年更为关键,因此对于预防也比较关键。
 
这项研究的局限性包括它的小样本量。
 
Ibaez博士说道,当在青春期的潜在关键窗口期给予二甲双胍,或有能力重新编程减少的腹部和肝脏脂肪代谢。在今后的几年,人们关注的重点应从晚期PCOS及其并发症的治疗转向早期和大规模的PCOS预防,可采用的措施包括对年轻女孩的饮食、运动和二甲双胍治疗。
 
Invest OphthalmolVis Sci:二甲双胍有助于治疗葡萄膜炎2012-05-12 19:56 来源:丁香园作者:shmmuzhangh科学日报201257日消息:美国加尔维斯顿市(Galveston)得克萨斯大学医学中心研究学者最新发现:二甲双胍(Metformin),这一全球数百万糖尿病患者服用的降糖药物,可能有助于治疗葡萄膜炎(Uveitis),而葡萄膜炎是全球范围内致盲的首要因素。这项研究对二甲双胍的适应症是一个重要的扩展。
 
研究人员在细胞和大鼠实验中发现,二型糖尿病降糖药物二甲双胍能够显着减轻葡萄膜炎导致的炎症损伤。葡萄膜炎指的是眼球外虹膜、睫状体、脉络膜的炎症,危害巨大。据统计,美国10-15%的失明可归因于为葡萄膜炎,全球范围内这一比例更高。目前仅激素疗法被证明有效,但副作用严重,且不能长期服用。
 
论文高级作者,得克萨斯大学医学中心(UTMB)教授Kota V.Ramana介绍道:“感染性疾病和自身免疫性疾病是葡萄膜炎的最常见病因。二者均可导致眼内炎症反应,而二甲双胍能够抑制炎症反应的启动和维持。”该研究目前已在线发表于Investigative Ophthalmology & Visual Science杂志。
 
模拟细菌感染导致的炎症反应,最常用的模型是大鼠体内注射内毒素。研究人员发现:二甲双胍对抑制内毒素引起的葡萄膜炎十分有效。
 
另一位论文作者,UTMB教授Satish Srivastava也解释说:“我们的研究发现二甲双胍具有预防和治疗双重效应,在葡萄膜炎发病前后给与均有显着疗效。原因很可能在于二甲双胍的强抗炎效应。”
 
研究发现:二甲双胍可以激活蛋白激酶AMPK。后者通过抑制NF-kappaB通路活化,降低细胞因子和趋化因子的表达,阻止炎症反应的启动和维持。
 
研究人员认为:鉴于二甲双胍已广泛应用于临床治疗糖尿病,它被很快用于治疗葡萄膜炎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二甲双胍的临床安全性已无需质疑,现在我们只需要考虑它的疗效。如果有几项三期临床试验支持我们的动物实验结果,二甲双胍很快就会被允许用于治疗葡萄膜炎患者。”
 
二甲双胍可能对HIV患者的心脏有益
 
西雅图(EGMN)——一项随机临床试验的结果显示,对于HIV阳性的代谢综合征患者,使用降糖药二甲双胍可遏制其冠状动脉钙化(CAC)的进展。
 
“纠正心血管疾病(CVD)危险因素对于HIV感染非常重要,其中包括胰岛素抵抗的纠正策略。二甲双胍可能是一种有价值的纠正CVD风险的药物,”麻省总医院营养代谢科的Kathleen Fitch女士说。
 
该研究中纳入50例成人HIV阳性代谢综合征患者,年龄介于18~65岁之间,已接受稳定治疗方案6个月以上并达到代谢综合征的诊断标准但无糖尿病。在双盲的基础上,将患者按照接近1:1:1:1 的比例分为4组:安慰剂加或不加生活方式干预组,以及二甲双胍加或不加生活方式干预组。生活方式干预包括包括每周3次、每次60 min的心血管和力量训练以及每周营养指导。二甲双胍(格华止及其他)的用法为:每日2次,每次500 mg,治疗3个月,以后的用量为每日2次,每次850 mg。使用计算机断层扫描技术评估CAC。患者平均年龄约为47岁,其中76%为男性。多数患者已在使用降压和降脂药物。总体上,基线时有44%的患者可检出CAC
 
经过1年的治疗,结果显示,安慰剂组CAC评分增高了43分,单纯生活方式干预组增高了19分,单纯使用二甲双胍组增高了1分,二甲双胍联合生活方式干预组降低了4分(各组间的趋势,P=0.03),生活方式干预对减缓CAC进展的益处较小,且无统计学意义。两种干预的耐受性均为良好,4组的停药率相似,并且治疗依从性也相似,均较高。二甲双胍组发生6例胃肠道不良反应,生活方式干预组发生2例肌肉拉伤。此外,每种干预方式都有一些额外的益处。例如,二甲双胍治疗降低了胰岛素抵抗,生活方式干预提高了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水平,改善了肌肉的脂肪含量、C反应蛋白水平和身体健康指标。
 
为了在临床环境中验证上述结果,研究者对具有代表性的1例患者计算了经校正的Framingham风险评分。基线时,他的10CVD事件风险为12%,属于中等风险,但在未干预的情况下经过1年的时间,预期CAC评分增高,其风险加倍,达到25%,已属于高危患者。“重要的是,二甲双胍治疗可预防这种变化,因为我们观察到在使用二甲双胍的患者中CAC无进展。”
 
研究者总结认为,对于HIV阳性的代谢综合征患者,二甲双胍治疗可显着遏制CAC的进展,生活方式干预的获益较小,二甲双胍联合生活方式干预的获益最显着。
 
结语:经过五十年的风雨洗礼后,二甲双胍作为传统的降糖药物,已经成为目前世界上的使用最广泛的处方药物之一。而它的神奇既在于它的“价廉物美”,也在于它多系统各领域产生的多种疗效。随着未来研究的深入,我们也都期待着可以挖掘出这一枚小小的二甲双胍更多的神奇之处。
 
 
企业
北京中卫神农慢性病医学研究院
神农(湖南)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定向精准中药开发有限公司
智能盘医疗机器人有限公司
定向精准中医馆有限公司
赊客创业中医联盟
产品
隐形针灸康复芯片系列
隐形针灸肽圈系列
刮痧器系列
生态减肥产品系列
齐激罐系列
更多产品库
服务
公立医院专项
民营医院专项
私立诊所专项
零售药店专项
美容院专项
养生馆专项
监管审批
康复芯片系列产品注册证书
隐形针灸系列产品注册证书
康复模块系列产品注册证书
齐激罐系列产品注册证书
广告批文
相关检测
代理创富
省级代理商
市级代理商
县级代理商
网络销售代理商
海外代理商
宣传资料
中卫神农 2012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